祁南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这里祁南,不需要叫太太什么的。。。取关随意

主页里很乱,文也很乱。。。

高中党,开学就是消失人口。寒暑假回来。。。

有cp洁癖,还有点严重

漫威:铁虫/锤基/盾冬/幻红/绿寡

HP:德哈/罗赫

APH:法加/米英/露中/独伊/铁三角/亲子分

王者:云亮/信白/邦良

镇魂什么的也不介意,但是不会栽里面

扩列欢迎,请告诉我你是看我哪个圈的文才和我扩列的,因为我要分组。。。

扩列走QQ:1208325284

清水写手,开车基本上都是假车和一笔带过

如果有什么喜欢的梗请毫不吝啬的砸给我吧!

人设是比较温柔的,树洞型,偶尔会发疯,还会监督你睡觉。。。

如果有画手写手愿意和我聊剧情什么的很欢迎哦

没了,想到再添

白驹过隙,未来可期


刚做完的书签,拍个照留念一下

【巍澜】他和他的猫·4

  Chapter 4 他和他的三年

  

  沈巍小学是在国外上的,还没适应国内的学习方式,进去分班考不是很好。

  但是奇迹般的外语拿了个年级第一,把赵云澜吓的。

  但是他们两被分到了一个班,然后,成为了同桌。

  赵云澜一等班主任走了,就拽着沈巍的衣袖,手舞足蹈的激动着,“哎!巍巍!我们是同桌哎!!”

  沈巍冷淡的嗯了一声,继续翻着刚刚发下来的数学书。

  赵云澜看搭话美人不成,撇嘴啧了一声,“啧,开心点。笑一笑?”说完就用指尖戳着沈巍的嘴角。

  “云澜……”沈巍幽怨的开口,嘴角都撇下来了,十足的委屈样。

  “咋了,叫你好兄弟干啥?”赵云澜一手撑着头,另外一只手戳着沈巍的脸。

  “你的数学……为什么这么好。”

  “为什么这么说?”赵云澜挑眉,眼底有些惊讶。他从来没有告诉过沈巍自己学习上的事。

  沈巍一脸认真的看着他,“因为你在考试的时候很快就写完了试卷。”

  “你怎么确定我不是随便看看其实都不会写,然后自暴自弃的不做了呢?”

  沈巍蹙眉,“我看得出来,你写试卷的时候很认真,而且正反面都写了。”

  赵云澜挑眉,昂头。好啊,感情这小子不好好钻研题目,一直在盯着自己。“所以你想表达什么?你学习不应该挺好的吗,我看你写英语试卷的时间比我还少哎。”

  “我,小学是在伦敦上的。”沈巍推推眼镜,继续捧着数学书大眼对小眼。

  赵云澜一脸“我终于知道了”的表情看着沈巍,“难怪你数学不好,不怪你哈。以后澜哥教你数学!小美人你呢,帮我辅导一下我的英语呗。”赵云澜不要脸的凑到沈巍面前,看着沈巍惊喜的脸,笑了。

  “谢谢你,云澜!”

  赵云澜看着沈巍自言自语,眼底的宠溺快要溢出来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对沈巍,他总是有那么多耐心,仿佛觉得,你要是对不起他了,你简直就不是一个东西。

  接下来的日常,就是赵云澜帮沈巍补习数学,沈巍给赵云澜讲英语语法,顺便还带扩充词汇量的。

  大庆蹭着沈巍的手掌心,抱怨的叫着,表示他们两个最近沉迷于学习和对方无法自拔,把自己都忘了,大庆很生气!一包小鱼干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最起码两包!

  沈巍英语好还养成了赵云澜一个不成文的习惯:他要沈巍用英语给他读故事才能睡着。

  赵母心疼沈巍被自己儿子纠缠着,硬是把沈巍拉回他自己家,但是赵云澜理直气壮的跑到沈巍家,美名其曰:锻炼英语听力。

  说真的,沈巍一口标准的伦敦口音听起来特别舒服,沈巍开始进入变声期,声音有些低沉还沙哑。

  赵云澜是个隐藏声控,沈巍这低音炮又是伦敦腔,杀伤力max啊。

  沈巍翘着二郎腿坐在床边,“今天读《小王子》行不?”

  “行行行,只要是你读的,都行!”

  “The little price,chapter one .Once when I was six years old I saw a beautiful picture in a book about the primeval forest called TRUE STORIES.Here is a copy of the drawing......”沈巍放缓了声音,在有些静谧的夜里,在赵云澜耳畔,轻轻的说着。

  沈巍第一章还没读完,他已经听到赵云澜均匀的呼吸声,莞尔,“晚安,云澜。”

  赵云澜在入睡前,听着沈巍轻柔哄睡的声音,感叹到哪家姑娘才会有这么好的福气,能嫁给沈巍啊。简直就是贤夫良父的典范啊!这姑娘怕不是上辈子拯救银河系了吧。

  很多年之后,赵云澜回想起自己心里想的,觉得自己挺不要脸的,夸自己拯救银河系什么的,想想就觉得……自豪啊!

  怎么,我能嫁给沈巍,你不能!哎嘿,你打不着我。我告诉你,我堂堂赵云澜,怎么比不过你们这群小女孩?!不服?有本事你来咬我啊,哎嘿, 你咬不着哈哈。

  

  经过赵云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给沈巍恶补数学,再由沈巍认真负责的给赵云澜扩充词汇量,赵云澜觉得,他们这次月考,十拿九稳!

  班主任又搞了个“按成绩来排座位”的鬼规定,气的赵云澜认为班主任存心欺负他家巍巍!

  我家巍巍长这么好看!你怎么忍心欺负他?!还试图拆散我们两个?!

  等等,赵云澜眉头一皱,觉得事情不太对。这怎么感觉像是我妈追的沙雕电视剧???

  总之,我们赵大公子,想尽办法把沈巍的数学拉上来,只可惜时间不够啊,还没来得及再给沈巍抽查复习一轮,月考开始了。

  老天给了赵云澜一个绝好的位置:沈巍的斜后面。嘿呀,抬个头就能看见沈巍在写哪题,完美!

  所以赵云澜考试的时候一心二用,写写,抬眼看看沈巍写到哪了,虽然看到的是黑乎乎的一团,但是最起码他知道沈巍写了哪些题,能拿多少分。

  赵云澜看着沈巍答题,佩服自己压题的能力,后面一些大题都是赵云澜昨天晚上特地挑出来给沈巍讲的,虽然数值不一样了,但是题型还是差不多滴。

  离考试结束还有二十分钟,赵云澜在试卷上把沈巍写的题目勾出来,给他估分。算下来,赵云澜还高了十几分。

  不行!赵云澜咬牙,一跺脚,脑子一冲动,把最后一大题改的面目全非,思路是对的,但是跳步骤,数值错了,算错了,赵云澜都来了一遍。

  因为是学校的考试,答题卡是可以用修正带的。全场都在检查或者放空睡觉了,赵云澜修正带划拉的声音在考场里显得特别突兀。

  沈巍都悄悄的转了一点点头看他在干嘛。

  成绩出来的时候,赵云澜比谁都紧张。

  “98,千万要是98。”赵云澜抱着手,嘴里念叨着什么。

  “沈巍,98分。加油啊,下次争取达优,你这次进步很大。”数学老师把试卷递给沈巍后拍了拍他的肩,对他微笑。

  赵云澜接过了沈巍的试卷,果然,自己的估分没有错,这样算下来,自己也应该离98差不太远。

  “赵云澜,98。有点差了啊,最后一题都是修改的痕迹!数值还给我带错!你说数值错了,你最后答案怎么对?!我把全分都扣了!下次不允许出现这样的失误了!”赵云澜假装很惋惜的接过试卷,特地在老师面前嘀咕,“靠,早知道再仔细检查一遍了。”

  其实心里还特别开心。语文他们两都不是特别拔尖的,考的都差不多的分数,只不过沈巍的英语太高了,赵云澜勉勉强强考了和他差不多的分数,少了个几分。

  赵云澜上课的时候喜滋滋的算着他们两的总分,艾玛,太棒了,就相差一分!这同桌我赵云澜和你沈巍做定了!

  赵云澜就这样维持了三年的初中,老师都习惯他们两坐在一起了。有次有个女生考了600,和沈巍一样的分,赵云澜考了601,听到消息的时候赵云澜气的呀,沈巍跟他说坐前后桌也挺好的,而且他不会和女生说话。这样才把赵云澜哄好。

  哎,老师都习惯他们两坐在一起了,在语文,数学,英语,化学老师再三跟他们班主任兼物理老师聊聊人生理想,说总会把那个女孩叫成“赵云澜”后,班主任把他们两换回来了。

  可喜可贺。

  

  初二的时候有个秋季运动会。

  赵云澜莫名其妙的被报上名字,跑了个1500。

  跑完之后直接栽沈巍怀里了,听着他说“叫你拒绝的时候你不拒绝,现在感觉不舒服了吧。叫你不要逞强。怎么样?!感觉难受吗?!我扶你去休息。”

  那次运动会,是五班第一。里面有赵云澜的功劳,他特别开心。

  初二下学期,3月23号,学校在操场上举办义卖的活动。

  赵云澜不知道买什么好,靠着沈巍的肩,帮着班级算账。“巍巍啊,我把我买给你要不要?”

  他怎么不想要,嘴上说着“你太懒了,还不乖。不想要”心里却是求之不得的酸楚。

  他们迎来了人生中考的第一场:生物地理会考。

  那几天背题目背概念,背得赵云澜给赵母帮忙浇花的时候嘴里还念叨“植物所需的元素有氮磷钾……”把赵母唬的一愣一愣的。

  前期的时候,他们两会跟小学生一样,比谁背的题多,后期直接比赛刷题速度和写完试卷的数量了。

  收废品的大妈都惊讶了,你们家孩子写完的试卷可以卖好多钱了哎!

  当考完之后,亲戚到家里吃饭,长辈知道赵云澜最会哄长辈开心,叫他说个笑话。他想都没想,张口就是:“我给你们讲笑话啊。有个病人,在手术台上要挂水,医生说‘护士!给病人输一袋9%的生理盐水’病人说‘医生,你怕不是想咸死我’哈哈哈哈哈哈!”

  家里有学医的也跟着笑起来,解释道:一般医用盐水都是含盐量0.9%的。亲戚听明白了,跟着笑起来,说着你家儿子可真好学。

  赵云澜给这种行为取了个名字,叫:生物地理中考后遗症。

  反正两人最后拿了双A,喜滋滋的休息了。初三开学,啥都忘了。

  到了初三,赵云澜和沈巍自学了一部分数学内容,所以数学课上两个人都在研究物理化学的题目。

  “赵云澜!沈巍!上来把这两道题解了!”数学老师一拍黑板,把半个教室的人都整醒了。

  被点到名的两个人走上讲台,对视了一眼,在老师读题的时间里解完了,两个人用的还不是同一种方法。回座位上的时候还在争论谁的方法更方便些。

  从此数学老师只有在讲最后一道大题的时候才叫他们抬个头,打击一下同班三年的同学们。

  下学期他们都开始变忙了,体育锻炼,为了体育中考,英语口语考试这两项先来了。

  沈巍每天被赵云澜逼着跳绳快跳到肌肉劳损了。赵云澜每天被沈巍逼着背口语小本本,快把自己哄睡着了。

  沈面和沈巍父母都回来了,为了备考,沈巍就成了赵云澜家的常住民。

  每天沈巍和赵云澜都要起很早然后去公园那边环湖跑,一跑就是2km。每天睡觉前他们都会看一遍《神探夏洛克》。起先赵云澜看的津津有味的,最后刷了不知道多少遍了,赵云澜都可以装逼的在沈巍面前用本尼的语速背诵一段台词了。

  誓师仪式,沈巍是领词人。就是在那一刻,所有的学子感觉到了中考的逼近。

  复习也没复习,第一次模考就来了。赵云澜和沈巍给对方估分的习惯已经养成了,他们完全了解对方的水平,所以每次他们两的分数都差不多。一模两个人考的都不错,两个都是年级第三。

  英语口语考试的时候,他们两又被分到一个考场。赵云澜哼着歌缓解着压力,沈巍看着赵云澜,莞尔一笑,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压力。

  中考体育沈巍差点就与满分失之交臂,赵云澜发挥正常。两人都是满分。

  英语口语考试两人也是满分。

  当物理化学老师带他们去实验室的时候两个人都很激动。两个人做完该做的实验就开始研究其他的,还把老师引来,现场拿他们的实验说了个中考题。

  物化实验考察,沈巍抽到了化学,步骤最多的那个,但是沈巍做实验做的特别爽。赵云澜抽到一个最简单的物理实验,比沈巍早回到教室。

  资料在音乐美术考试前两天才发下来,赵云澜熬夜熬了一晚上才把美术的知识点背完,然后又去背音乐。沈巍音乐知识只看了眼,就去背美术了。

  考的前一天晚上,沈巍特地给赵云澜弹了遍考试会考的音乐,小提琴钢琴随意切换。因为被沈面听到,沈面还给赵云澜上了堂乐理课。

  之后就到了填报志愿。拿到表格之后,赵云澜和沈巍去了这些高中看了一圈。

  中考三天,赵云澜和沈巍发挥超长,题目都会做。这种感觉很爽了。

  当他们查分数的时候,赵云澜还是有一丢丢的紧张的。沈巍就更紧张了,考不上龙大附中就直接买机票飞德国去了。

  两个人都是630分。

  两家父母为了奖励他们两,带他们去旅行。赵云澜一家外加沈巍去了海边,沈巍被迫穿上花裤衩,赵云澜拍照留念。被沈巍知道后,气愤的追着赵云澜跑,赵云澜手机不小心扔进海里,卒。

  沈巍一家带个赵云澜,他们去了俄罗斯避暑了。赵云澜一点俄语都不会,沈巍还会个“你好”“谢谢”“再见”他用英文聊的时候都有点艰难,之后全靠沈父这个万能的翻译器玩遍了莫斯科。

  直到八月底他们两个才想起暑假作业。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真的没了!!!!我要去写作业了!!!

因为我是江苏学生,所以上面中考内容都是按照江苏中考的。

我们这届考试满分680,地生按等级。

我要去补作业了qwq

感谢上一篇的小可爱的催更!!!

我们寒假见!!!爱你们❤

【巍澜】他和他的猫·3

Chapter 3 他和他的雨天

自此,他在心中盖了一座铜雀楼,里面锁着他的赵小乔。

  


  熬到初一军训完回家,赵云澜黑了,沈巍还是老样子,只比平常黑了一点点。

  沈母带着沈面去了德国的学院,沈父在办完沈巍的入学手续之后,与赵云澜一家打了声招呼让他们帮忙照顾一下沈巍,就走了。

  其实赵云澜还是有点心疼沈巍的,爸爸妈妈和弟弟都在异国他乡,他一个青春期的孩子情绪难免会有些波动吧。然而赵云澜好心的在沈父出门之后带大庆来陪陪他,他却一直在看书。

  美名其曰:学习。

  学你妹的学!

  气的赵云澜直接把大庆扔沈巍身上,趁他不注意“唰”的一下把书给夺走了。

  沈巍眨着眼,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云澜,能把书还给我不?”

  赵云澜选择性耳聋,他一下子躺在沈巍身边,靠在沈巍肩膀上,扭来扭去的调整一个最舒服的姿势。他说,“巍巍啊,你看这天,多蓝!你看这阳光,多灿烂!这么好的天,我们出去觅食吧!”

  沈巍长长的睫毛眨了眨,趁着推眼镜的时间想好说辞。

  他一直对赵云澜百般纵容。

  有人问他,赵云澜这样时不时犯犯傻,还犯那种特别傻逼的错,你为什么都可以忍住不笑,还这么纵容他?

  他还是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垂下眼来,长长的睫毛盖住了部分宠溺的眼神。沈巍安静了几秒,抬头,目光偏向远方的人,停留,温柔了。

  他说,因为他是赵云澜,他做什么我都觉得好。

  “我刚洗好菜。”沈巍扶眼镜。

  “就是新开的牛肉面店!特别好吃!”赵云澜手舞足蹈的,差点手滑把沈巍的书给扔了。

  “我煮了饭。”沈巍咳了一声。

  “那家店对面的甜品也超好吃!”赵云澜抱起大庆,举高高。

  “唉,知道了,去吧。”沈巍起身,拿走钥匙。

  “巍巍万岁!午饭就靠你了!”沈巍身后跟着哼着歌的赵云澜,赵云澜身后跟着被赵母和沈巍养胖的大庆。

  但是大庆的小短腿跟不上这两人,气呼呼的在他们两身后叫着。还是沈巍把大庆抱起,让大庆趴在自己右肩上。

  面很好吃,沈巍一边吃面一边拿纸巾给赵云澜擦嘴,“你看看你,吃的满嘴都是。”

  赵云澜百忙之中从碗里抬起头来,瞅了眼沈巍,“还说我,你看看你,怎么半点汤汁都不沾到?!”

  沈巍笑着把碗里的牛肉夹到大庆面前,莞尔,“吃慢点就好,你小心别噎着。”

  赵云澜敷衍的点点头,继续吃着自己的那份面。沈巍仔细把筷子摆好,把大庆抱在自己怀里,温软的指腹轻轻顺着大庆的毛。

  赵云澜嗜甜,吃完午饭走了几步就拉着沈巍去了甜品店。

  看着赵云澜滔滔不绝的跟服务员说要什么,沈巍乖巧的坐在他旁边,大庆窝在他怀里,小煤球已经不小了,蜷成一团已经可以盖住沈巍的大腿了。

  “好的,请您稍等。”

  服务员走远之后,赵云澜趴在沈巍面前,“巍巍啊,你不会介意的吧?”

  “介意什么?我说的话你会听吗。”沈巍用手点了点赵云澜的额头,

  “哎嘿,就知道你这样。行吧,那大爷我回去之后就陪你练练琴,看看书吧!”

  吃完甜品时,屋外下起了大雨。

  沈巍皱眉,赵云澜盯着他蹙的眉,鬼使神差的用指尖抚平,莞尔,“这样才好看嘛。唉,想到以后我的小美人不是我的了就很伤心啊,老天都觉得我太惨了。”说完,还装模作样忧郁的看着灰暗的天。

  沈巍脸红,从脖子一直红到耳尖,跟熟了一样。“哈哈,巍巍你跟熟了一样,我能吃了不?”

  沈巍结结巴巴的,用手推着眼镜遮住部分表情,“别,别开玩笑。”他抬头,对上赵云澜的桃花眼,里面的笑意快要拦不住了。“还不如想想怎么回家。”

  “跑回去啊,多简单。服务员!买单啦!”赵云澜打个响指,挑眉。

  沈巍看着白茫茫的一片,雨大到看不见路,这赵云澜居然还想跑回去?!沈巍想到这,不禁加重了力道捏着大庆的爪子。

  “走吧。”赵云澜对着沈巍伸手,嘴角挑起一个戏谑的笑。“大庆怎么办。”沈巍起身。

  “把衣服脱了裹住他?”

  “你想在街上裸个上半身?”沈巍挑眉,脑补了画面之后,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那你说怎么办。”

  “淋会雨应该不要紧,所以,尽量快的跑回家吧。”

  “好,321,冲呀!”下一秒,赵云澜拉着抱住大庆的沈巍冲出店门口,北方磅礴的大雨打在他的脸上,很疼。他转头回去看沈巍,看不清那人的表情,镜片上都是水珠。

  只知道沈巍好看的唇抿成一条线,好看的眉头蹙在一起,弓着身保护着大庆。

  赵云澜没见过江南的烟雨,只知道江南的景色很美,但是不适合他。

  手心传来的温暖让他心悸,他嘴角上扬,露出一丝微笑,他想,沈巍一定会喜欢江南的,以后要和他一起去江南,看一次雨。

  那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系着丁香结的姑娘。

  沈巍抬起头来,不顾大雨砸在他脸上有多疼,他一直盯着赵云澜的背影,手心传来的温度让人心安。

  他笑了,觉得这样,就足够了。

  能够陪在他身边,看着他笑,看着他哭,看着他为作业多而抱怨,看着他吃甜点时幸福的笑容。以后看着他对他喜欢的人宠溺的笑容,看着他们牵手走进婚姻殿堂,看着他终于有个父亲的样子,抱着他的孩子,哄他睡觉;看着他步入中年,牵着妻子的手,走过最后的时光。

  但是沈巍有一丝不甘心,他用尽毕生心血,守着,护着赵云澜,最后被别人抢走,他不甘心。

  他用肩膀抹去了一些雨水,视野突然清晰了些,把他从胡思乱想中拉了回来。

  他的少年,在龙城的夏雨中,却像极了燕子呢喃,人间四月天。

  沈巍抓紧了赵云澜的手,因为他知道,丢了,凭他这点资质,是再也找不回来的。

  赵云澜感觉到沈巍的不安,用力的回握了。

  沈巍觉得,他被赵云澜锁住了。他按着自己疯狂跳动的心脏,在热水中平静不下来。

  

  下午两点,沈巍接到了沈母从柏林打来的电话,问好之后,沈巍跟她坦白了自己的性取向。

  电话对面沉默了会,沈母轻柔的声音安抚着沈巍紧张的神经,“那样我也永远爱你。但是我希望你能赶快适应龙城的学习,也不要让阿澜为难,好吗。”

  “好的,我明白,母亲。”沈巍挂断电话后舒了口气,笑容浮上脸庞,眉眼温柔。

  沈父的电话打来,问他确定了吗。

  沈巍愣住了,他点头,缓慢而虔诚的说,“我确定。”

  “你要知道,你选择了这条路,你会失去什么。等到你们老了,除了他,你还有谁能陪你。我也不是逼你以后要生孩子,只是你想想,儿子,这样的生活,不孤单吗?”

  “不孤单,父亲。”沈巍转身,锁上房门,把赵云澜隔在外面。“那我以后不要儿子,不要女儿,不要摇椅,不要全世界了,只要他一个人,可不可以?”他忐忑的说出婚约,却感觉这是人鱼公主的泡沫,美丽而终至虚无。

  我陪着你,陪你回家,陪你聊天,陪你写作业,陪着你长大。

  陪你的内容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陪着你”就好。

  “只要你想好了,准备好迎接冷嘲热讽,流言蜚语,准备好和他共度一生,我和你母亲都会全力支持。”沈父停顿了,“但是,不要影响学习。我知道你不喜欢去学音乐,但是你答应过你母亲,考不上重点高中,你就要走上演奏家的道路了。”

  沈巍“嗯”,抿嘴,“我会努力。”







然后就停更了qwq

祝你们开学愉快啊

  

  



  




  

  

【巍澜】他和他的猫·2

Chapter 2 他和猫的午后

赵云澜一家要出去旅游,大庆死活不愿意进笼子,喵喵喵的叫唤着。

听到大庆的叫唤,沈巍打开门,从门缝里露出一个头,看到赵云澜在门口,趴在地上跟大庆谈条件。

“死猫!不去的话就没有小鱼干吃了!”赵云澜啪的一声拍在地板上,吃疼的喊了声。

沈巍笑出声来,大庆不满的对赵云澜喵了声,从赵云澜身上爬到沈巍脚下,还蹭了蹭,讨好的喵了声。

赵母看了,笑嘻嘻的跟沈巍说“小巍啊,能不能帮忙照顾大庆几天?这孩子,不愿意进笼子……”

沈巍抱起大庆,顺着它的毛,“好啊。”

就这样答应之后,赵云澜一家就忙着把行李搬到车上,看来是自驾游去。

临走之前,赵云澜勾过沈巍的肩,“这是我房间门的钥匙,大庆喜欢钻我房间,喜欢在那个阳台上晒太阳,你记得有空把它带到我房间里去。”

说完还低下头来撸了两把大庆的头,准备再撸一遍的时候被大庆拍开了。“切,死猫。枉我给你吃那么多小鱼干!沈巍,不要给它吃小鱼干!记住了没。”

沈巍还是那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抱着大庆站在车门前,“我记住了,不会让它多吃的。”

赵云澜拍了拍沈巍的肩,“那我走了。”

关上车门,赵云澜从车窗缝里探出头来,“沈巍!”

沈巍抬眼,逆着光对他笑。赵云澜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觉得,沈巍笑起来很好看,小美人一个。

可惜啊,这几天不能陪着小美人了。

想到这里,赵云澜叹了口气,趴在窗户前看着越来越小的沈巍,手指慢慢覆在小小的沈巍上。

仿佛这样做,就可以抓住他,把他留在自己身边,任凭时光老去,也在所不惜。

沈巍目送着车远去,怀里的大庆已经开始发出呼噜声了。

谁知多年以后,沈巍的身边多了个赵云澜,赵云澜抱着很老很老的大庆,对着拉着行李箱的女孩挥手说再见。沈巍和他站在敞亮的机场,广播里说着到达龙城的飞机已经落地。

大庆是个自来熟。

沈巍本来以为他会不自在,谁知道一进家门,就钻到沈巍的房间里。

沈巍和赵云澜的房间一样,都有个小阳台。沈巍在上面养了一盆小向日葵。

大庆就趴在向日葵旁边,小小的黑色毛球。

阳光透过百叶窗撒下来,落了一地的碎金。他愣在房间门口,手还搭在门把上。

就像电影的慢镜头一样,阳光正好,微风不燥。黑猫轻微的呼噜声,沈巍拖鞋踏在木质地板上的声音,他似乎还听到细碎的玻璃破碎的声。

他觉得,这样的生活就足够了。

两个人,有躺椅,有猫,有花,有阳光可以晒,有个小院子可以种些东西,有个乖巧的女儿,就足够了。

这是沈巍他理想的家。

想到这,他笑了。摸着大庆的毛,轻生哼唱着最近练的曲子。

微风不燥,岁月静好。




晚上八点的时候,沈巍的电话响了。赵云澜给他打了视频电话。

接通的时候就看到放大版的赵云澜的脸,沈巍吓得把手机扔在床上,就听到对面在喊“沈巍!沈巍!好久不见啊,兄弟!”

“才几个小时过去而已。”沈巍无奈叹气,“你想看看大庆吗?”

赵云澜像小鸡啄米那样点着头,额前蓬蓬的刘海也随着点头的幅度而摆动,显得有点……可爱?

沈巍把刚睡醒的大庆抱过来,举起手机好让赵云澜看见。大庆看见赵云澜的脸后,伸出短腿,拍着手机屏幕,凶巴巴的对着赵云澜喵。

赵母听到声音跑到赵云澜旁边,边跑边说,“哎呀,大庆叫了!是不是想我们了!”一把夺过手机,镜头就转向了赵母。

大庆一看不是赵云澜了,拿着软乎乎的肉垫拍着摄像头的位置,撒娇似的叫唤着。

叫的赵母感觉自己虐待了它一样,“哎呦,妈妈后天就回来了啊,你乖啊,我回来给你做干煸小鱼干。”

大庆听话的叫了声,沈巍的轻笑也被在嘀咕“戏精死猫”的赵云澜听到了,一把抢过手机,“妈!我和沈巍聊天呢!”

“干嘛,你妈就不能跟小巍聊天啦?你看看,你还叫人家沈巍,我都叫他小巍了,明显是我跟他关系跟好嘛。”赵母脸上还敷着面膜呢,双手叉腰,调戏着自己儿子。

“老妈你这不公平!”说完就对着手机屏幕里只露了个下巴的沈巍说,“沈巍!我叫你小巍你不介意吧?”

沈巍其实已经脸红了,他克制着自己尽量不要在赵云澜面前丢自己的脸,“没,没事,不介意。你早点睡吧,应该累了吧。”

赵母打断还想再说几句的赵云澜,“听话,儿子,明天我们要起早看日出呢,而且人家小巍都叫你睡觉了,你还能不照办?”

赵云澜撇嘴,“好吧。晚安,小巍,你也早点睡,别大晚上的练琴了啊。”

沈巍一愣,自己是在凌晨两点起来练练琴的,只不过是母亲没放在心上的吉他,而且他还刻意弹小声了些。“你那么晚还没睡?!”

赵云澜被他这样一说也愣了,好嘛,把自己也坑了。他比着嘘声的手势,“我保证下次早点睡!”

沈巍点点头,他抓着大庆的一只前爪,跟赵云澜挥挥手,大庆喵了声。

他再把手机给父母看大庆挥手的样子,两人都被逗笑了,“小巍啊,你也早点睡。”

沈巍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看看手表已经九点多了,“叔叔阿姨也早点睡,赵云澜也是。”

画面一转,屏幕里都是赵云澜的笑脸,“明天我给你发日出的照片!就看你能不能和我一样起的这么早了。”

隐隐约约听到赵母笑骂了句“人家小巍平时起的比我们还早呢,你别给我们丢人了。”

赵云澜转头对赵母比个鬼脸,反而被准备睡觉的赵父打了一下脑袋,“你这孩子,还不睡觉,明天起不来不能给小巍发照片你就等着哭吧。”

“才不会哭呢,爸!”准备转头跟沈巍说“你要相信我可以起来的!”时,却发现沈巍已经挂断电话了。

他飞快的打字,“你居然敢挂我电话!”顺便发过去一个气呼呼的表情包。

“你不是要睡觉了吗?”

“行吧,”赵云澜撇嘴,“晚安。”

“晚安。”




赵云澜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沈巍带着眼罩,肚子上趴在睡着的大庆。

阳光染上他的脸颊,平时比赵云澜白个几度的沈巍,在阳光下显得有些透明,美好的有些不真实。

大庆明显是被赵云澜的味道给馋醒的,因为赵云澜手里还拿着小鱼干。

把小鱼干放在理沈巍较远的阳台角落里,大庆从沈巍的肚子上爬下来。赵云澜看沈巍还没有醒来的迹象,坐在自己的床上看着阳光里的沈巍。

笑了。


——
咕了好多天啊(望天)

【巍澜】他和他的猫·1

Chapter 1他和他的初见

沈巍一家在一个非常热的午后搬进赵云澜家对面的。

轰隆轰隆的,吵到了在午睡的赵云澜。低声咒骂了一句,还是无奈的堵住了耳朵,再次响起鼾声时他又沉入梦乡。

夏日里,赵父下班的时候天还没黑,他捧着一个纸盒子回来了,招呼着赵云澜快过去看看。

盒子里躺着一只小黑猫,小小的,只有赵云澜手掌那么大,赵父把猫轻放到赵云澜手心里。

掌心突然的温度让赵云澜怔了怔,他感觉到了这个小东西的生命,他感觉到了它的心跳。

一下又一下,强而有力。

赵云澜小心翼翼的捧着它,生怕自己用点力就会伤到这小家伙。

敲门声响起,赵母放下盛西瓜的盘子,用围裙胡乱的擦了几下手就去开门了。

沈母安静的站在门口,左手拉着沈巍。

“阿姨好。”沈巍嘴角微微上扬,活脱一个乖孩子的样子。

“您好,我是隔壁刚搬来的一家,想来认识认识您。”沈母颔首,眉眼温柔。

赵母嘴上说着“邻居之间就要互相照顾”一边感叹着别人家的孩子怎么那么乖巧,自己家儿子虽然成绩不差,但是皮啊。

沈巍乖乖的脱掉鞋子,换上有些大的拖鞋,沈母和赵母还在门口聊着有的没的。赵母对他微笑,“我们家也是个儿子呢,和你家岁数一样,今儿他爸给他带回来一只猫崽子,就一直抱着,还不放手了。小巍啊,盘子里有西瓜,自己拿来吃啊,云澜在阳台上的吧。”

沈巍嗯了一声,拿着两片西瓜就在找阳台在哪了。

赵云澜正蹲在黑猫面前看它吃猫粮,这个时候太阳已经西沉了,阳台朝南,阳光只落了半边。

沈巍定神,看见有些衣衫不整的赵云澜,头发乱糟糟的,一看就是早上起来没有梳头的那种。T恤松松垮垮的抓着半边肩,估计是睡衣。衣摆处的衣褶向上蔓延,只有睡觉的时候,衣服捞起一半才会有这种褶皱。

赵云澜皱着眉看着一直在他身后傻站着的沈巍,“喂!”

沈巍被吓了一下,把西瓜递过去,“你好,沈巍。是你的新邻居。”

“你好,赵云澜。”

赵云澜用最快的速度吃完了西瓜,“该叫你什么好呢……”他就着阳台的水龙头洗了手,准备抱起黑猫时,发现满手的水,匆匆忙忙的用裤子擦干手,再轻轻的抱起它。

“嗯……大庆吧!多棒!”赵云澜把大庆举过头顶,原地转着圈,奶猫叫着,细小的声音挠的人心痒痒的。

赵云澜和大庆转着圈,然后摔在了沙发上。

沈巍清理好西瓜皮后就看到赵云澜把自己摔进沙发。

说真的,他被吓到了,一个箭步冲上去,人没接到,他的手尴尬的放在空中。

“巍巍,走了,到练琴时间了。”沈母在门口对他说,赵云澜突然起身,“妈!我能去和沈巍玩不!”

赵母和沈母对视了一下,后者还是那副笑盈盈的样子,“好啊好啊,云澜愿意到我们家来玩就好。”

赵云澜一把揽过沈巍,“走吧走吧。”

沈巍想尽办法让赵云澜的手离开自己的肩膀,但碍着家长的面,动作幅度不是很大。

沈父忙着整理最后的东西,看见赵云澜的时候还让他给他父母带个话。

沈巍看着在自己父母面前突然老实的赵云澜,皱了皱眉。

这人,原来不是自来熟。

沈巍作为除了赵父赵母之外陪了赵云澜最久的人,只有他知道,赵云澜活的最辛苦。

往往那种看起来自来熟,又有能力,又能调节气氛的人,才是最辛苦,也是最可笑的。

拼命逗别人开心,想方设法的安慰别人,其实自己不开心了根本没人逗你,安慰了那么多人,偏偏自己却不会安慰。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失去的时候难受的跟世界末日了一样。

他说,赵云澜,你这样对每个人都好,是为了什么。

赵云澜躺在床上,紧紧的抱住沈巍,像是要把他揉碎,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一样。沈巍吃疼也不说。

他说,我以为我这样做就能有许多的人陪着我。没想到,一直以来,就只有你一个人,沈巍。你说你对我那么好干什么。

沈巍不说话,抱紧了他,谁说的,不是还有大庆吗。

赵云澜安静的坐在理沈巍最近的椅子上,看着拿着小提琴一脸认真的沈巍。

赵云澜看不懂五线谱,也不懂音乐,只是觉得,沈巍拉的都好听,他拿琴弓的手很好看,他抿着嘴盯着琴谱的样子很可爱也很帅气,他微微皱起的眉头……反正赵云澜觉得沈巍比他认识的男孩子都好看。

赵云澜听着沈巍练琴的声音都快睡着了,即使他再对音乐不敏感,但是沈巍一直循环着练一段,他也是听得出来的!

练了45分钟之后,沈巍坐在了钢琴前。

“哎哎,沈巍,你什么时候练好啊,我们出去玩呗。”赵云澜跑过去蹭着沈巍,沈巍推了推眼镜,小声的说了句“不行,我还要练琴,练完之后还要陪弟弟玩。”

“弟弟?你有弟弟?!他在哪?我们一起把你绑出去玩!”赵云澜“啪”的一下把琴谱合起来,摇着沈巍的肩,“走吧走吧,别练了。”

“这……”沈巍推着眼镜,腾出一只手来推开赵云澜。“不行,妈妈会说的。等我练完就陪你行吗?”

赵云澜跳起来,但是膝盖突然被撞到,“嗷!”

沈巍立马扶住他,起身把赵云澜的腿放在自己刚离开的地方,“没事吧?还疼不疼?”

赵云澜甩手,“没事,练你的琴,早点练完我们就早点出去玩。”

沈巍哦了一声,就听话的去练琴了。赵云澜龇牙咧嘴的揉着自己的膝盖。

这个沈巍,我说没事就真的不再问问了?

等到沈巍练完琴,新闻联播都结束了。沈母给他们两个一人一个冰淇淋。

沈父从外面带回来一个孩子,和沈巍一模一样的孩子。

赵云澜哇了一声,接着舔冰淇淋去了。

赵云澜这个“孩子王”带着沈氏兄弟看过了自己的猫,又带他们去附近的商店路过了一下。

在此期间,沈巍被一家卖风铃的吸引了。

“啊,这个。”赵云澜叼着棒棒糖,“在夏天挂的,挂在阳台上,声音挺好听的。”

沈巍推开店门,不顾赵云澜说的“哎,前面那家的甜点超好吃。”的长篇大论。

沈面跟着他哥哥,“哥,我觉得那个大的好看。”

“我觉得妈妈会喜欢这个小的。”

“那换个紫色的。”

“爸爸不会同意的,面面。”

“……好吧,那就拿哥你挑的吧。”

八点半了,赵云澜一行人才回来。

准备回自己家的沈氏兄弟被赵云澜硬是拉进自己家去逗猫了。

“哎,大庆,快看看,我给你介绍一下我新邻居!也是你以后的邻居!”赵云澜手舞足蹈的抱起大庆,拿着一只猫爪子向沈巍挥挥手。

大庆不乐意了,挣脱开赵云澜跑到沈面那去了。

“哎呦,我抱你你还不乐意了哈。哎?沈面!你有吸猫体质啊!我大庆一下来就要你抱。”

沈面没理他,继续给大庆顺毛,顺便和赵父赵母唠唠嗑。

其实,沈面比沈巍还招大人喜欢。

互道过晚安后,赵云澜躺在床上抱着大庆叨叨,“大庆,沈巍是个大美人啊。他弟弟没有他好看,我觉得而已。真的,你不知道他练琴的时候多好看,那睫毛!啧啧,你都能在上面荡秋千了。”

大庆翻了个身,把肚皮糊在赵云澜脸上,“嘿呀,大庆,谁给你的胆子?说!”

隔着门和一个卧室,赵母对着赵云澜吼,“小兔崽子!还不睡觉!”

赵云澜也吼回去,就像隔了一条街一样的,“知道了!”

沈巍本要睡着的,被赵云澜这样一吼,清醒了。

空调轻微的轰轰声在沈巍听来就是安眠曲,合上眼皮,睡着了。

这是他和他和他的猫相遇的故事。




------
哎呀,有点无聊

闺蜜说想看。。。我看了眼大纲,觉得自己写不了多长。。。

关于主页文章乱套了的解释

一是因为我喜欢这个cp哇

二是因为我的脑洞不适合一些cp,比如说《他和他的猫》这个脑洞就不适合铁虫

三是因为我没有脑洞给这个cp,德哈如果不是有个《我的波特小朋友》那我就淡圈了,也是为了主页文章找起来方便。

所以你们取关我也不介意,要是我,关注的人里有个主页文章这么乱的,还不更我喜欢cp的文,我干嘛还留着,对吧。

依旧感谢你们曾经关注过我,喜欢过我的文

因为身边没有电脑,所以德哈铁虫我会耽搁一下,等我把巍澜的新坑填完了就开更德哈

所以《我的波特小朋友》要停更一段时间。

谢谢你们的理解,也谢谢取关的小可爱们曾经关注过我

谢谢。(*´∀`)

【巍澜】他和他的猫·序


Chapter 0

当我问起“用一个词来形容你们的恋情”时,沈巍脸上挂着的笑似乎僵硬了些。

他摩挲着爱人有些粗糙的手,开口道,“平淡。”

平时爱叨叨的赵老头居然没有插话,赞同的,点了点头。

他抱着黑猫,在慵懒的午后,倚着爱人的肩,沉沉的睡去了。










——就是想写个两小无猜,相伴到老的故事

会很慢热,治愈向的

建议配一些舒缓的BGM

安利《她和她的猫》

Chapter 1会在今天发出

因为没有电脑,所以请利用新的tag

应该不会咕咕



【铁虫】My shutterbug

 
摄影师铁x书店老板虫 


卖个文档安利,【文档目录】铁虫有两篇,在德哈的下面。


配BGM:shutterbug









****正文****


该死。 
 
Antonia下意识的说出口,加拿大的雨来的有点突然,而她今天没有带防水的设备。 
 
自己左手边就是英国电话亭的装饰物,但不知道能不能打开。电话亭斜后方是一家书店。 
 
暖色调的灯光透过玻璃倾泻而下,在如烟的水雾中有些不切实际。 
 
Antonia脱下外套包裹住摄像机,冲进了书店。 
 
风铃发出悦耳的声音,她的目光飘向远方,书架后面冒出了一个毛茸茸的脑袋。 
 
微卷的短发,标准的美国女孩的笑容,红蓝相间的蜘蛛发卡——说实在的,女孩子怎么会喜欢蜘蛛……女孩对着Antonia笑,“欢迎光临!没想到今天居然有客人了!等我把这捧书放好我就来找您,您可以随便看看!” 
 
Antonia把相机放在不远处的桌子上,把扎着的长发散开。 
 
果然,头发都湿了,今天早上才做的发型。 
 
Antonia撇嘴,转头看到女孩拿着毛巾走过来,“现在正是加拿大的雨季,所以我准备了毛巾,您先把头发擦干,我去给您泡红茶。”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毛巾已经放在她头上了,书店意外的开着暖气,所以她没怎么感觉到冷。 
 
是杯子放在木质桌子上的声音,然后是餐具碰到瓷盘的声音。 
 
女孩充满活力的声音从头顶响起,“红茶给您泡好了,我做的小蛋糕,希望您不会嫌弃……”Petra看到她有些湿了的外套,“需要我帮您把外套烘干吗?” 
 
Antonia抿了口红茶,眼角都是笑意,“劳驾。” 
 
Antonia坐在窗边,外面的雨似乎没有停下来的趋势,而Petra给几个陆续进店躲雨的人们安排好后,开始闲了下来。 
 
人们似乎不想再让这个热心肠的女孩自己一个人忙活了,都安静的坐着或者去翻看书籍。 
 
“嘿,女孩。”Antonia撑着头看着她,“你似乎还没告诉我们你的名字。” 
 
“您,您好,我是Petra,Petra Parker。”女孩手足无措的站在她面前,和之前一边话痨一边给他们毛巾的人一点都不像了。 
 
“Antonia Stark,Petra,我可以问问你为什么要给我们这些躲雨的人帮助呢?”她的手指卷着头发,歪着头看着Petra,看起来就像调情一样。 
 
“呃,这个……因为,”Petra抿嘴,“淋雨了就会感冒啊……” 
 
Antonia笑出声来,“就这么简单?”她一瞬间觉得这个孩子很可爱。 
 
Petra点点头。抬眼望向窗外,雨已经小了很多。 
 
Antonia放下茶杯,拿起相机对着外面的电话亭。 
 
聚焦电话亭的时候,她发现一滴很大的雨滴,里面有只可爱的女孩。 
 
嘴角微微上扬,倾城颜色。 
 
她再次调整,不过是为了拍那滴雨滴而已,电话亭什么的,只是配角。 
 
Petra呆呆的站在Antonia身后,猜测着她在拍外面的电话亭呢——毕竟那个电话亭真的很好看,自己有空还去打扫了一下。也许她是在拍天空?灰蒙蒙的,和电话亭会不会有反差的效果呢? 
 
反正都是在拍电话亭嘛。 
 
Petra跑走去拿Antonia的外套了,叮嘱那些离去的人们拿门口的雨伞,记得还就好。 
 
Antonia接过外套,摸了摸Petra的头,“谢谢你了,kid。” 
 
“Strak 女士,我不是小孩子了,我大学都毕业了!” 
 
她把相机拿好,对着Petra抛了个wink,“再会,kid。” 
 
Petra收拾茶杯的时候,发现茶杯压着一张二十加元的纸钞,和一张名片。 
 
Antonia Stark
 
在收拾其他茶杯的时候,茶杯底下都压着面值不一的纸钞。 
 
Petra拿着那些钱塞进口袋里,拿着茶杯就进最里面的房间去清洗它们了,一边洗一边嘀咕着,“下次要说一声这些都是免费的才好……” 
 
当Antonia再来的时候,是一个晴天,肆无忌惮的光线,因为背光而模糊的脸,清浅的笑。 
 
“嘿,kid。”她这样说着。 
 
Petra恍惚了一会,继而报与微笑。 
 
她倚在门口,修长的手指拿着手机,极小声的跟电话对面的人交谈着,紧锁眉头。 
 
“Antonia,真的,我说真的,这次的题材是人像,你也别一直拍静物了……你听到了没?!” 
 
接近黄昏,店里的人也少,Petra一个人捧着书,整理着。 
 
头顶的灯光横冲直撞,落到她身上却渐渐温柔安静起来。 
 
“好,我接。”说完就要挂电话。 
 
“……你真的不知道,现在静物有多……哎??哎?接了没?人呢?!” 
 
Antonia找到了开关,把自己这一片的灯都关了,灯光形成了色差,暖色灯光下的Petra显得很温暖,很……可爱。 
 
Antonia拿着相机的手停顿了一下,Petra戴着耳机,摇摇晃晃的。 
 
遇到最上排的书,就只能把自己拉长,垫着脚尖。 
 
Antonia站在黄昏的光和日光灯光的交接线那,女孩的裙摆入了镜,接着是半个身子。 
 
女孩歪头,发丝随着她的动作开始往左偏,遮住了她的侧颜。 
 
Antonia按下了快门。 
 
就像两个完全不一样的时空,突然有了交集,不显突兀。 
 
Antonia突然感谢Petra的装修风格,她自己在的地方是休息阅读区,尽头是旋转的木质楼梯,每对桌椅风格都不一样。 
 
一边是冷寂黄昏下的书店,另一边,像大学里人满为患的图书馆。 
 
而细看才会发现,其实是一个地方。黄昏的阳光拼命的从玻璃门口挤进来,落了一地的碎金,有漫向另一边的趋势。 
 
Petra整理完书才发现自己书店一半的灯被关了,而罪魁祸首却坐在地上满意的看着自己的相机。 
 
Petra跑过去开了灯,一瞬间的光亮让Antonia有点不适应,揉了揉眼睛。 
 
“Ms Stark?” 
 
“Oh,godness。Petra,我先回去了,谢谢你的书店。”说完,在她脸上留下一个吻。 
 
Petra愣在原地,Antonia走了几步又转了个身,“亲爱的,我拍了你一张照片,想要看的话打电话给我。”做着打电话的手势,还在抛wink…… 
 
Petra感觉自己的心脏跳的有些快,勉勉强强的回答着,“好,好的。” 
 
最终Petra没有打电话,因为,她太忙了。忙着打理书店,忙着给在某天下雨时,进店躲雨的客人准备毛巾,红茶和蛋糕。忙着,想念Antonia。 
 
而Antonia离开了加拿大,去了趟美国,再去了趟英国和法国。 
 
她几乎环游了世界,才回到原点。 
 
那天依旧是个雨天,她没有带相机,她就淋着雨慢慢走进书店。 
 
Petra从里面跑到她面前,拿着毛巾的手僵硬了。 
 
“An……Antonia?” 
 
Petra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抚摸着她被雨水打湿的头发,“Petra……” 
 
她感觉到Antonia把自己抱的更紧了些,“Stark女士!我,我认为你应该先把外套脱下来,我,我好拿去烘干……” 
 
“明明你刚才还叫了我的名字。”Antonia把头埋在Petra颈窝里,带上些许抱怨的语气。 
 
“好吧,Antonia……女士。”Petra红着脸推开了Antonia,而对方却一脸戏谑的看着她,这个时候Petra才明白自己被调戏了。 
 
气鼓鼓的给Antonia毛巾,接过她的外套就走。 
 
而Antonia坐在了Petra刚刚坐着的位置上,桌上摊着一本杂志。 
 
她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作品,是自己在西班牙拍的。杂志中间还夹着Antonia的名片。 
 
她突然就笑出声了。 
 
Antonia说着自己之前不辞而别的原因,还带了一本作品集。 
 
“里面的题词都是我写的。”她上前,翻着作品集,齐腰的长发落下一缕,Antonia下意识的把它拂到耳后,却不知道这个动作把对面的女孩撩脸红了。 
 
“这张,”她指着在书店拍的那张,“是拍给你的。” 
 
是一张戒指的照片,Petra看了很久这张照片,“这是我的手,你别再看了。” 
 
Petra移开目光,超小声的嘀咕着“你怎么知道的……” 
 
“所以,您这张照片,想表达什么呢?” 
 
Antonia撑着头盯着Petra,手却翻过一页,最后一页上,有一枚一模一样的戒指。 
 
Petra睁大了眼睛,“哇哦,酷!” 
 
Antonia愣了一秒,挫败的低下头,“亲爱的,这是给你的作品集,所以这枚戒指,就是你的了。” 
 
Petra还在懵逼中…… 
 
“唉……”Antonia摘下那枚戒指,抓住Petra的手,近乎虔诚的问,“Petra,你愿意,让我做你一人的摄影师吗?” 
 
Antonia等了差不多一分钟左右,Petra才点头。 
 
I'll be the paint on the wall
 
I'll be the rain in the fall
 
I'll be the clouds in the blue skies
 
I'll be green gress in paradise
 
I'll be anything you want
 
My shutterbug

【镇魂】如何饲养一只十厘米的小鬼王

前排依旧卖目录,镇魂内容请往下翻【文档目录】


小鬼王的这篇写的有点仓促,因为剧版的没有太多剧情能表现他的性格的qwq所以请见谅



***以下正文***


恭喜你,在读到此说明书的时候,你已经收到由镇魂官方发售的一只十厘米小小鬼王,请认真阅读此说明书,以防出现意外情况。如果离家出走官方没有权利给您补发一只,请好好珍惜。

 

产品姓名:沈嵬

 

产品性格:软萌,容易害羞,敏感,特别听话

 

产品外貌:头发特精致,懵懂的小眼神会让一片女孩子母爱泛滥,笑一下感觉世界都明亮了

 

产品衣服:黑袍子,黑色面具有金色的花纹

 

产品配件:面具,被保存下来的糖纸x1,斩魂刀,棒棒糖若干,换洗衣服若干,生活用品若干

 

产品外号:小美人,小鬼王,小可爱

 

 

 

 

情绪应对方案:一只面面,一只昆仑君即可

 

沮丧:找不到昆仑君了,找不到面面了,没有棒棒糖了,这个时候一根棒棒糖,把昆仑君或者面面推到他面前就好了,如果您没有买昆仑君或者面面,请!一定!好好!安慰他!不然官方的小姐姐们会很生气。

 

不安:遇到他认为的危险的时候,比如您家的猫咪或者狗狗,请一定要好好安慰他!把他认为危险的东西拿走。看不到面面和昆仑君了。

 

恐惧:面面和昆仑君不见了或者您不见了。事后一定要给根棒棒糖和安慰。

 

生气:你或者面面或者昆仑君受伤了,请赶快处理,给棒棒糖,安慰。

 

害羞:被调戏啦,这个时候请不要嘲笑他。

 

 

 

 

 

常见问题:

Q:我的小鬼王不是官方图里的样子!怎么办?

A:抱歉,可能是官方在运输的时候送错了,十分抱歉!请向官方反映情况,官方会给您换一只!

 

Q:我的小鬼王和隔壁的昆仑君谈恋爱了怎么办!!!!

A:请给他一定的自由活动时间,他不会忘记你的。顺便记得带上墨镜哦,如果您还未有配偶。

 

Q:小鬼王会长大吗?

A:当你和他的好感度刷满的时候他就会在某一天“砰”的一下变成真人大小哦。和父母住一起的请提前解释一下家里为什么会多出来一个人。

 

Q:小鬼王长大之后可以【哔——】吗?

A:不可以!!!他还只是个孩子!

 

Q:我的小鬼王老是情绪低落,会在白纸上写“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我,我怎么安慰都没用。

A:那赶快买一只昆仑君回家!!!!!

 

注意事项:

1.请注意不要让他乱跑,否则在某个高的地方掉下去的话医院是治不好我们这种十厘米小朋友的骨折的。


2.请给他一定的私人空间和自由活动时间,对了,斩魂刀虽小,划到您的话也是会疼的哦,还要提醒他不要弄伤自己哦。


3.请不要试图把他的衣服扒了或者在他洗澡的时候进浴室,否则他离家出走本公司概不负责。如果您有昆仑君或者面面的话,只会降低好感度,并不会离家出走。但是您把昆仑君惹毛了您就会丢失小鬼王了呢,小鬼王要走,面面也会走的呢,所以还是不要做的比较好。


4.既然买下来就要对他好好负责呢,不要放在一旁置之不理。

 

5.平常的摸头,带他出门,给他玩玩具,给他棒棒糖吃,都能增加他的好感度,但是在带他出门的时候记得让他不要吵闹,不要把他闷在口袋里。

 

最后请好好待他~这只十厘米的小鬼王从现在起就是你的了w


【铁虫】Whre are you

铁虫双性转


答应的产粮,祝食用愉快


太太接收啦! @风雨泽 


先看图比较好吧,点我看图


前排卖我的文档合集【文档目录】


改名字,比较女性化的名字


Tony-Antonia 

Peter-Petra


***以下正文***


Chapter 1 Where are you.

 

其实Petra很喜欢Ms Stark,喜欢到愿意花光自己的零花钱去给她买甜甜圈吃,或者买一捧她最喜欢的雏菊。

 

而Ms Stark不是没有注意到她家kid的眼神,渐渐地,变成了爱慕。

 

而自己还要忍受Steve在自己耳边念叨着“Petra现在还没成年!Stark!”“Damn!Enough!”

 

Antonia从来不缺追求者,但是最近她更愿意自己待在实验室,爱慕信件一律不收,遇到当面表白的,她眼睑微垂,像小扇子的睫毛遮住了大部分的情绪,而她整个人就散发着“你不要来烦我了”的不高兴的负面情绪。

 

其实是“我等了这么久,kid怎么还不来。不开心。这小姐还没我家kid可爱,不想理。”

 

她抱着手臂,做出不耐烦的样子,朱唇轻启,却吐出伤人的话来,“不好意思,我对小孩子不太感兴趣。”

 

而天天被Antonia称作“kid”的Petra在转角听的一清二楚。

 

哇qwq,Ms Stark说她不喜欢小孩子,我怎么办哇。

 

Petra好像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明明上一秒还一脸凶巴巴的看着来表白的女孩子,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梅姨!我失恋了!

 

Antonia拒绝完了后也是黑着一张脸,“kid怎么还不来找我,明明已经过了放学时间了。”她嘀咕着,孩子气的撇了撇嘴,“Jarvis,帮我看看kid现在在......”Antonia走过转角,看见了被扔在地上的雏菊和缩成一团的Petra。嘴边剩下的一句“在哪”没有说出来,Jarvis默不作声。

 

“Jar?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她弯下腰准备把小孩捞起来。

 

“Madam,我认为不应该打扰刚才那位小姐的告白。”Jarvis认真的声音总让Antonia感觉他是故意的。

 

“M!Ms Stark?!”Petra只说了这句话,因为下一句说不出来了。

 

Antonia一把抱住Petra,而他们的身高差让Petra的头埋在了一个不可描述的地方。Antonia吻了一下Petra的头顶,“最近怎么都不见你来公司找我?是不是在怪我最近太忙没时间陪你?”

 

Petra想要推开Antonia,但是手放在了一个柔软的部位上,吓的Petra把手抽了回去,“我!呃,我不......Stark女士!!!您!!!(我要被闷死了!!!)”

 

Antonia抬眼,看到Petra背的书包,估计是不小心蹭到的灰尘,她皱眉,“哎,书包怎么这么旧了?等下开完会我会去陪你买新的~”

 

而现在,Petra正坐在Antonia的卧室里,因为她说要换套衣服再去。

 

开完会回来的Antonia看着乖巧坐在自己床上的Petra,忍不住笑了。

 

这个孩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把衣服换下来,全身只剩下内衣。Petra愣了一秒,脸红的低下头去。

 

啊,Ms Stark的身材好棒啊,软软的,好想被她抱啊。

 

Antonia看着害羞的Petra,准备继续撩下去的,谁知道这死小孩偏偏背过身去了。

 

Antonia履行了她所承诺的,还带Petra去吃了顿丰盛的晚餐,还送她回家,下车前Antonia还给了她一个拥抱,和一个吻。

 

嘴唇上似乎还残留着口红,Petra抿了抿嘴唇,一时间不知道是先激动好,还是先害羞好。

 

鼻尖萦绕着Antonia的香水味,一个温柔至极的吻再次落在Petra的唇上,侧过头,两边的脸颊,微抬起头,鼻尖,眉心,额头。

 

最后再回到唇瓣上。

 

“晚安,kid。”